频道栏目

宏光MINI EV

2020-06-23 16:49    本站: 潮车网

今天先来做一道单项选择题,请回答“老头乐”指的是什么?

 

A.低速电动代步车

B.劳斯莱斯和兰博基尼也惹不起的“路上地头蛇”

C.城市交规下依然我行我素的“马路杀手”

D.以上全都是

 

而今天我们要来聊的这款车,会成为“老头乐”的最大克星吗?它就是来自“神车专业户”五菱汽车即将推出的宏光MINI EV。

 

人民需要什么?

 

前些天五菱汽车公布了宏光MINI EV的预售价,购买一台的成本最低仅需2.98万元。按照车企们的常规套路,到本月底正式上市时,这个价格或许还能更低。

 

要知道在三年前,这类微型纯电动车的指导价可是高达20万元。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当然了,仅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这些新能源领域的“天之骄子”就完成了电量翻倍、续航翻倍、性能增强,同时价格还能对折两次的“弯道超车式”迭代升级。也不知道是各汽车厂家突然修得了微型纯电动车成本控制的真经还是某些空子钻不下去,使得这些车型的最终价格稳定在4万多到将近17万元。(没错,都2020年了,还有微型纯电动车会卖到十几万,我可没点名赛麟迈迈啊~)

 

而“车价终结者”五菱,这一次则是祭出了成本杀手的看家法宝,直接把微型纯电动车也就是A00级EV的价格打到了3万元以内。

 

如此一来,其所要面对的战场就变成了老年代步车的拼杀专区。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如果你用常规的思路看宏光MINI EV,和那些群魔乱舞甚至算不上车的老年代步车产品,一定会觉得五菱这次要把可靠性没有保障,续航能力低下,毫无品质可言的“老头乐”们打得满地找牙。

 

但是请注意,“老头乐”根本不算车,所以用造车的逻辑考虑这个问题,或许是不成立的。

 

如果到被誉为“老头乐底特律”的山东看一看,你或许就会发现“老头乐”的产品核心定义:秩序中的混沌、束缚中的自由、拘谨中的不羁。

 

有人觉得宏光MINI EV相比“老头乐”的一大优势是可以上牌,也就是获得了可以合法上路的通行证。然而,在“老头乐”消费者的逻辑里,这一所谓“优势”则变成了“一定要上牌”,是个极大的缺点。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一旦要上牌,意味着需要受到交通法规的全面约束,也意味着需要接受正规的车辆年检,更意味着每一位驾驶者都需要正规驾照才能驾驭。同时,还意味着不能像以往一样想停就停,意味着闯红灯也变得不再“随心所欲”,意味着逆行将受到严重处罚等等等等。而这些,都是“老头乐”的所有者和使用者目前普遍无法接受的“致命硬伤”。

 

当然,我并不是说开“老头乐”的司机就一定不遵守交通法规。但显而易见的是,低速电动车目前的状况基本上就是个四轮的“小电驴”,联想一下以外卖小哥和风骚大妈为首的两轮马路杀手普遍对交通法规有多无视,就知道“老头乐”这种能够遮风避雨的电驴PLUS一旦需要注册挂牌,会对那些潜在购买者失去多少诱惑力。

 

所以,如果要说五菱造的是人民需要的“老头乐”,那这句话一定是错的。

 

正规军 VS 杂牌军

 

那么,五菱造的宏光MINI EV是什么呢?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从微型纯电动车的市场表现来看,很难理解五菱的此次操作。在政策最友好的2017年,微型纯电动车在整个纯电动车市场的份额高达69%,到了2018年则下降为49%,在“更寒冷的车市寒冬”的2019年更是一度下降到了30%以下。

 

这一份额变化是紧紧跟着政策补贴趋势走的,随着新能源补贴的逐步退坡,加上政策向高密度电池的倾斜,尺寸更大的A0级以及A级市场又变成了新能源市场新的“香饽饽”。

 

至于曾经香甜的微型纯电动车,在失去巨额补贴后,小车型利润微薄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同时,电池成本又暂且居高不下,使得车企很难再吃下这些成本。

 

曾经风光一时的“电动车疯子”就是个血淋淋的例子。早在2019年年初的时候,著名的知豆电动车有限公司估值还高达12亿美元,仅仅因为补贴退坡,到了年底知豆就已经负债18亿元而被强制拍卖。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种种迹象表明,这一次“人民的五菱”有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壮士断腕精神,就是死磕上了微型纯电动车这块市场,仿佛不为自己赚钱,只为买家开心。

 

实则不然,一方面虽然中国车市在经历了近二十年的高速增长后在2018年首次迎来负增长,而“老头乐”却东方不亮西方亮地实现了销量的节节攀升。

 

从2014年到2016年,老年代步车伴着中国车市的冲劲,借着新能源汽车电动化的春风,实现了年均增长率超过50%。直至2018年,电动化的老年代步车(也叫低速电动车)年销量更是突破100万辆。作为对比,正规可上牌的电动车(整个新能源汽车市场)吃着丰厚的国家和地方补贴,占着免购置税、无需摇号,甚至不限行等种种政策利好,才勉强在2018年迈过百万销量的门槛。

 

种种数据表明,微型纯电动车市场是存在的,广大消费者也是嗷嗷待哺的,只不过曾经的正规车企都没有意识到(或者是不屑于意识到)这一市场需求。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另一方面,随着老年代步车的市场愈发庞大,各地政府也开始关注到这一行业并做出合法化的努力。目前,山东、山西、河北、河南等地区就明确出台了相关规定,制定了3到5年不等的老年代步车市场发展过渡期。

 

而早在2017年,中国质检总局就发布过一份《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草案,其中初步定制了老年代步车的相关生产标准。譬如:

 

车身长度不超过3500mm,宽度不超过1500mm,高度不超过1700mm;

车辆在1公里的行驶范围内最大时速应大于等于40km/h且小于等于70km/h;

车辆整备质量不超过750kg,动力电池占整车重量不超过30%;

车辆时速低于20km/h时应该能给车外人员发出适当的提醒声音;

测量最大爬坡度不低于20%;

车辆0-30km/h的加速时间应不大于10秒。

 

宏光MINI EV:五菱这一次可能算错了人民需要什么

 

 

假设把这一草案看作政府对“三不管”老年代步车市场的旁敲侧击,那么2019年工信部明确表示低速电动车的强制性国标出台日期为2021年之后,就是相关部门开始对这一灰色地带全面治理的直接信号了。

 

届时,生产制造上的标准会刷掉绝大部分无法盈利的杂牌军,而消费者方面,强制的“上牌、驾照、保险”更是对目前中小城市的交通秩序以及“老头乐”产品定位的一次全面洗牌。

 

写在最后

 

所以,五菱将要推出的宏光MINI EV在短期内也可能无法完全取代“老头乐”们,但政策红利后的“新老头乐”市场会如何发展,谁也说不准。

返回顶部